全球将迎来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新红利

06-11
作者 :
羊纫

罗宁

近年来,我国政策层推动资本账户开放的步伐明显加快。

继国家领导人、央行以及相关部委管理层多次强调扩大资本账户开放的重要性之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明确提出,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资本账户开放作为建立完善现代开放型经济体系的重要环节已势在必行。上海自贸区近期开展的一系列金改措施,正式启动了我国资本账户开放的试点。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本轮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凭借较快的经济增速成为全球增长引擎之一,国内庞大的市场以及不断开放的商业环境为全球经济创造了巨大的红利。而中国资本账户未来的进一步开放,将为全球经济注入更多的新红利。

显而易见,资本账户开放将进一步增强全球其他经济体与中国经济金融的紧密联系。本轮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与全球其他经济体之间的联系更趋紧密。从进出口贸易看,2013年中国向全球出口商品金额较2008年上升54.5%至2.21万亿美元,从其他经济体进口商品金额较2008年上升72.2%至1.95万亿美元,特别是在国际大宗商品贸易方面,中国目前已成为最大的煤炭、铁矿石、大豆等大宗商品进口国。2012年,中国煤炭进口量在全球煤炭贸易总量中占比约为23.1%,铁矿石、大豆进口在全球贸易总量中占比均高达60%左右。据欧佩克预测,2014年中国还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从跨境投资看,中国吸收的FDI在全球FDI总额中占比持续攀升,根据联合国贸发组织(UNCTAD)估测,2013年流入中国的FDI全球占比为8.4%,稳居世界第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在全球占比也从2008年的2.8%大幅上升至2012年的6.1%。

作为当今世界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资本账户开放在进一步强化中国与其他经济体既有的往来渠道、增强中国对全球经济金融系统重要性的同时,还将创造新的影响路径。在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下,全球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企业以及个人将持续增加在华资产的数量和种类,中国的金融机构、企业和居民也将持有更多的外部资产,世界与中国之间的金融交互网络将不断深化,逐步融为一体。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成果将为世界所共享,同时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也将为世界共同分担。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资本账户开放将为国际金融市场带来更多价值洼地与流动性。全球金融危机爆发5年多来,发达经济体逐步走出危机泥潭,金融市场修复的速度更快于实体经济,部分市场指标甚至大幅高于危机前水平(见图)。

比较而言,发展时间相对较短的中国资本市场特别是沪深股市,仍处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低谷,资本账户开放将为国际金融市场带来更多价值洼地。截至2014年2月25日,上证综合指数与深证成份指数分别较2007年峰值下降了66.8%和62.75%,较2008年末仅分别上升11.7%和12.6%。从市盈率来看,2011~2013年美国、欧洲和日本股市平均市盈率均有明显增长,其中纳斯达克指数、欧洲STOXX50指数和日经225指数平均市盈率分别上涨7.6、5.4和5.5,而深圳综合指数平均市盈率仅上涨0.05,上证综合指数平均市盈率下跌了2.9。目前发达经济体股市平均市盈率普遍在20倍左右,而上证综合指数平均市盈率仅10倍,企业的估值水平明显偏低。

此外,资本账户开放将打通境内与境外两个“资金池”,寻求多元化投资渠道的境内资金将为国际金融市场创造更多的流动性。

中国的储蓄率一直位于全球前列,据IMF估测,2013年中国国民储蓄率高达51.4%,仅次于卡塔尔和科威特两个中东石油出口国。目前境内资金除了银行储蓄外,仅能投资于有限的一些产品,且面临较大不确定性风险。与此同时,国际金融市场在2008年危机以来多次出现流动性紧缺状况,虽然发达经济体量化宽松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流动性不足,但部分市场的形势仍较严峻,特别是随着美国调整货币政策步伐提速,国际金融市场流动性可能再次收紧。资本账户开放在为境内资金提供更多投资渠道的同时,也有利于缓解国际市场上流动性紧缺的问题。

着眼长远,中国资本账户开放还将加快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进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暴露了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弊端与缺陷,寻求改变美元霸权格局、实现多元化发展的呼声不断。但从目前来看,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仍未受到实质性的影响。虽然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步伐不断加快,全球影响力与日俱增,有不少人预测人民币最终有可能挑战美元,但从目前来看,受离岸人民币规模有限、全球范围内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供给不足等因素影响,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仍处于相对较弱的地位。资本账户开放,有利于缓解人民币国际化发展面临的约束,扩大人民币在全球的接受和使用范围,强化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职能,加快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与多元化发展的进程。(作者系经济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