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财长放狠话:希腊债务下周解决没戏

06-11
作者 :
巫垴

过去几年里不断发酵的希腊债务危机不断衍生出各种关键词:救助资金、债务违约、经济改革、紧缩政策等,而最具争议性也最引发外界担忧的是――“退出欧元区”。

随着希腊又一笔债务将在4月17日到期,而该国的财政状况依旧难见乐观,希腊债务危机将如何走向?欧元区究竟是否经受得住希腊的退出?这些问题成了不少债权人的“心病”。

债务违约担忧

上周,欧元区向希腊提出最后期限,规定其在4月24日欧元区财长会议举行之前提交一份最新的经济改革方案,最终决定是否继续为希腊注入紧急救助资金。但是,无论是传言还是分析人士的担忧都指向希腊可能因无法偿还巨额债务而违约的可能性。

尽管距离24日欧元区财长会议还有1周时间,德国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Schauble)已毫不客气地泼冷水,认为届时希腊仍无法获得救助资金,并称目前没有人预计希腊问题在下周有解决方案。此番言论无疑增加了希腊债务违约的可能。

在一片不安中,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应声将希腊信用评级下调至CCC+的“垃圾”级别,而就在不久前,另外两家评级机构穆迪和惠誉同样下调了希腊的信用评级。它们的理由不外乎债务危机前景不明、市场缺乏动力、经济堪忧等。

尽管德国是目前希腊最大的债主,但是民调显示超过一半的德国民众希望看到希腊退出欧元区。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份希腊国内的民意调查却显示,82%的希腊人都支持继续保留欧元区成员国身份。

“传染性”风险

瑞士银行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德国和其他欧洲大国对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带来的影响轻描淡写,但是一旦协议谈不拢,希腊真的退出欧元区,一些欧元区小国可能会紧随其后,产生“传染性”风险。

瑞银称,不少投资者认为希腊脱离欧元区只是一个国家的单独行动,对其他国家带来的影响有限,而这样的想法是非常危险的。

一旦希腊启动退出欧元区的程序,可以预见的是,政府将会推出新的货币或启用原有货币德拉克马(Drachma),并决定与欧元之间的兑换汇率,在这种情况下,极有可能触发银行挤兑,增加银行流动性降低和集中取款的压力。

此外,新货币必然非常疲弱,无论是民众还是企业,财产将因此缩水。通胀大幅上升的同时,欧元债务将变得更加昂贵,增加了债务违约风险,给欧元区其他国家带来更大影响。

荷兰央行总裁诺特(KlaasKnot)同样担心希腊债务违约将带来“传染性”风险:希腊银行已经岌岌可危的流动性将会由于存款流出而进一步受到影响。而由于挤兑导致的银行破产对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影响“还不确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担忧,希腊债务危机的进一步发酵将对全球经济构成一系列金融和地缘政治风险,“使金融市场动荡不堪”。

根据希腊财政部的数据,不计算债务利息的话,该国今年1、2月的财政盈余仅为10亿欧元,和去年同比下降了约70%。此外,2014年的债务总量为3170亿欧元,相当于GDP总额的177%。

欧元区受考验

早在今年2月,英国首相卡梅伦就召集了一批内阁官员和专家对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造成的影响进行研讨。该会议预测希腊将会面临存款耗尽,新货币贬值,通胀率飙升,企业和银行无力对外支付欧元而欠下大笔外债,总之希腊将会面临一场严峻的财政危机。

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尼尔森(ErikNielsen)称,希腊如果退出欧元区将会把该国GDP继续拉低20%~40%,这将对一些贸易伙伴造成影响,尤其是巴尔干半岛地区国家。

另一种担忧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将给区域内其他债台高筑的国家在政治和经济方面都开了先例,不少国家甚至会观望,出去后的希腊,是否过得更好?

而如果一些债务缠身的国家也脱离了欧元区,那么人们对欧元区的信心将受到巨大打击,给这个单一货币联盟产生致命挑战,继而可能引发全球危机。

“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后表现得很好,在灵活的汇率制度下开始出现增长,将会对欧元区造成很大麻烦,一些国家可能会在想‘既然希腊退出后发展得不错,那为什么不加入它的行列?’”帝国理工学院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Allen)称,而另一方面,如果希腊退出后经济表现甚至不如从前的话,“对欧元区来说相对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