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讯:全球经济弱复苏格局在自我强化

06-11
作者 :
欧婷

眼下的全球经济呈现出不易察觉的活力弱化、格局固化、冲突激化、风险钝化的“四化”特征。对于我国而言,外部环境正变得复杂又危险,解决自身发展问题,只能借助深化改革以培育内生增长动力。在增长率“平七”的背景下,更要警惕短期风险和长期风险的可能叠加,防范国际上可能出现的唱空和做空,用坚定的转型执念和稳健的政策搭配把控住发展底线,在稳住自己的同时争取博弈主动,力争将全球无核复苏导向符合我国利益的发展方向。

如果说经济研究领域存在一些正确的废话,那最常见的一条肯定是“不确定性”。大多数经济学家在提及“不确定性”时,实际上可能只是想说他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而这从某种意义上说明,经济运行正处于“温水煮青蛙”的疲态,没有明显的趋势,缺乏确定的共识。有意思的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本周二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序言中,首席经济顾问Olivier Blanchard开篇即言:“撰写此文时令我感受最深的是,影响全球宏观经济演变的力量错综复杂,因此难以得出简单的结论”。这种表态让笔者对IMF更新后的WEO数据本身更充满了好奇。事实表明,眼下的全球经济的确进入了让人欲说还休的僵化阶段,具有不易察觉的活力弱化、格局固化、冲突激化、风险钝化的“四化”特征。

虽然全球经济增长看上去不愠不火,IMF维持了3个月前的预测,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继续维持在3.5%,但深层次看,复苏活力已在悄然趋弱。这具体表现为三个层面:第一,全球经济长期增长中枢下降,IMF强调了几类长期增长制约要素,包括危机滞后影响、老龄化加剧、投资疲软以及全要素生产率下降;第二,全球化持续退潮,IMF将今、明两年发达国家出口增速预期分别下调0.3和0.5个百分点至3.2%和4.1%,在维持今年新兴市场5.3%出口增速预期不变的同时,将明年新兴市场出口增速预期下调0.5个百分点至5.7%,表明全球化在复苏过程中的恢复程度比想象要差;第三,鲶鱼稀缺,遍览报告全文和WEO数据,没有实质意义上的亮点闪现,无论是产业还是国家,都纠缠于利益再分配过程,而缺乏对利益创造的醒目新贡献。全球层面实体经济活力弱化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它意味着一系列有望夯实长期增长势能的要素,包括全球失衡的改善、新产业革命的发生、要素配置的增效、科学技术的应用、宏微观利益的趋同等,大部分都处于愿景状态,并未给全局层面的经济可持续发展带来务实提振。冷观全球,弱复苏新常态自我强化,弱复苏之弱不仅体现为增长弱于趋势和预期水平,还表现为复苏信心和市场活力持续趋弱。

纵观历史,在每个经济可持续增长的时期,全球经济都是格局渐变的,充满了新鲜元素和丰富变化,并呈现出和谐和积极的个性。但在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中,全球经济运行显得迂腐老迈,表现为:一方面,多元化退潮趋势固化。IMF这次预期更新的最大特点,就是在大维度上几乎没有什么更新,完全没有改变对今年全球、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的预期,而继续维持在3.5%、2.4%和4.3%,而据笔者之前的研究,这一数据水平代表了“美国向上、新兴市场向下”的多元化退潮正进入高潮,过去几个月的经济运行未见摆脱这一趋势的任何迹象。另一方面,无核复苏模式深层固化。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新兴市场和美国先后担当了复苏阶段性核心的作用,但都没有显现出令人信服的持续性,复苏之所以长期弱势并时有反复就是因为缺少自始至终表现稳健的坚强核心。而本月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经济即便连短期核心都不再拥有,美国经济虽被市场寄予厚望,但其今年增长预期被下调0.5个百分点至3.1%;俄罗斯经济增长预期被下调0.8个百分点至-3.8%,巴西经济增长预期被下调1.3个百分点至-1%,金砖四国有一半陷入衰退,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也被维持在6.8%,低于市场心理上的底线水平。缺少稳定核心,全球经济复苏的未来更加不容乐观。

4月最新的WEO数据乍一看波澜不惊,大维度预期几乎没有变化,但在国别层次,波动却异常剧烈。笔者以为,种种迹象表明,全球经济复苏模式正变得愈发消极,国别“平均化”消磨着复苏锐气。发达国家阵营里,美国、加拿大和英国这几个前期表现较好的国家经济增长预期遭到下调,日本和欧洲则由弱转强;新兴市场阵营里,除了印度表现略为突出,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几乎都在分摊多元化退潮的增长冲击。值得强调的是,这种“平均化”伴随着整体利益的持平甚至下降,本质上是利益再分配作用增强的结果,不仅对全局并没有太多积极意义,还恶化了全球博弈结构,让以邻为壑的氛围更加浓厚,加大了复苏进程的波动性,并削弱了长期增长动能。IMF强调了两种利益再分配机制:一是利益从原油净出口国向净进口国转移;二是利益从货币升值国家向货币贬值国家转移。前者解释了印度的趋强和巴西、俄罗斯的没落,后者则解释了欧日增长预期的上调和美国增长预期的下调。笔者以为,这两种利益再分配机制在短期内效果显著,而全球货币金融主导权的争夺将改变长期再分配机制,亚投行和TPP近来轮番抢镜就暗示着这种争夺正日趋白热化。由于短期和长期利益冲突还将持续加剧,全球经济运行始终摆脱不了保护主义和货币战争的潜在威胁。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看,“四化”的前三化本身就构成了全球实体经济最大的长期发展风险。而从短期角度看,各类风险依旧广泛存在,真正可怕的是,市场似乎正变得迟钝起来,对这些风险的认识和警惕明显淡化。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新一期IMF报告并没有在任何醒目位置警告资产泡沫,甚至没怎么提及一季度全球股市脱离基本面的普遍上涨,这正是风险钝化的有力佐证。笔者以为,复苏短期风险从未真正下降,反而在不断积聚升级,包括经济金融脱节风险、债务风险、地缘政治风险等。金融市场的高风险偏好与实体经济的高风险构成明显不协调,这意味着,一旦出现黑天鹅事件事件,连锁反应可能大幅超出预期,发生系统性危机的危险悄然上升。

对于中国而言,全球经济无核复苏和“四化”特征值得高度警惕,外部环境正变得复杂又危险,解决中国自身发展问题只能借助深化改革以培育内生增长动力。在增长率“平七”的背景下,更要警惕短期风险和长期风险的可能叠加,防范国际上可能出现的唱空和做空,用坚定的转型执念和稳健的政策搭配把控住发展底线,在稳住自己的同时争取博弈主动,力争将全球无核复苏导向符合中国利益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