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的独角戏 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争议不断

06-11
作者 :
雷侥佩

日本央行的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从一开始就争议不断,赞成和反对人士的怀疑主要集中在是否对刺激经济有效上,对其副作用的议论反而有限。然而如此规模如此庞大的宽松货币政策对日本金融体系带来的影响必然是深刻的,在货币政策第一线的日本央行在年初就对此开始有了很高的警觉,并就此向日本政府首脑提出了交涉。

在黑田东彦出任央行行长时,日本经济新闻的资深记者为其前任白川方明做了辩护性的评价。虽然舆论广泛认为白川时代的日本央行在抗击通缩上不作为,但白川领导的日本央行在严峻的财政环境和有限的利率空间中将日本金融体系呵护得极为牢靠,因而日本能在欧美金融机构风雨飘摇的金融海啸中安然过关。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这种牢靠让日元在那几年成为全球资本的避风港,弱势美元紧跟着弱势欧元,接二连三的外部冲击让基本面本来就很疲弱的日本经济更要面对外需不振的压力。这成为日本政治时隔多年再次露骨的干预具有法律独立性的央行人事的借口,有气节但缺乏气质的白川时代在一种外部舆论弹冠相庆但央行内部黯然神伤的气氛中落幕。

但是黑田东彦在高举高打的强硬路线中诱导日元贬值的政策一路高歌两年多后也遇到了麻烦,于是在今年二月份的一次例行会谈中黑田东彦直接向首相安倍逼宫,对政府迟迟不着手改善财政状况的态度提出了批评。

由于话题非常敏感,黑田东彦进场就要求那段谈话内容禁止记录和公布,这让一直都很融洽的会议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许紧张,略微迟到的安倍大约也感受到了黑田对事态的重视。那一次严肃的对话直到本月中才被日本主流经济媒体还原出来:黑田东彦非常担心财政状况得不到改善会直接影响到日本银行体系的资本金要求,这会严重动摇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的稳定。实际上货币政策在做出了重大举措也背负了巨大的包袱,而政府没有在外界和资本市场都信心十足的时候加紧财政重建给后面带来的压力不言而喻。

事情的发端是去年末日本央行注意到欧洲的银行开始恒久的削减日本国债持有比率,虽然外资银行持有的日本国债从比率上而言不过6%-7%,对日本利率变动的影响及其轻微。但是去年秋天安倍政府推迟执行第二次消费税率提升后,已经引发了日本国债的评级下调,由于担保需要,持有大量国债的商业银行需要相应的占用更多的资资本金。更让黑田紧张的是G7中德国美国英国已经开始强硬的主张商业银行持有本国国债也应该增加相应的资本金,一旦提议变成G7主导的国际标准,日本的商业银行将面临严重的资本不足。黑田对这种局面可能引发对资本市场的冲击忧心忡忡。

糟糕的是安倍内阁还指望超级量化宽松能刺激经济进一步复苏,让分母的GDP数值能大一些,以此达到债务对经济规模比率维持一个好看的数字。也就是说,日本政府和央行对货币政策作用的认识有着巨大落差,黑田很清楚自己发动的大规模量化宽松不过是买时间的权宜之策,因此不惜拉下老脸甚至破坏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央行与政府良好的关系直接向安倍逼宫。可能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独角戏不可能这么一直唱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