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选下月启动:选民超8亿政府稳定成关键

06-11
作者 :
云齿墒

“我们是莲花,这次一定会赢的。”库马尔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道。库马尔所说的莲花,就是印度最大反对党印人党(BJP)的党徽。

3月5日,印度选举委员会宣布印度大选日期后,库马尔显得有点兴奋。他的哥哥将在比哈尔进行竞选,而他正在为哥哥的竞选活动在新德里做准备工作。据库马尔说,他们全家都把钱投资到其哥哥的身上,希望其能选上,为家族带来荣誉与权力。

从4月7日~5月12日,印度将举行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民主选举,潜在的8亿选民(比整个欧洲人口还要多)将向自己支持的政党投上一票。届时印度下议院将选出543个席位,超过半数席位的政党直接组成政府,否则获得席位最多的政党优先组成联合政府。

地方政党成变数

那些对印度新政府翘首以待的外国投资者,不少人已经开始把资金转入印度市场。

民意调查显示,最大反对党BJP胜出的几率非常高,其总理候选人穆迪有望重振印度经济。印度选举委员预计,此次选举参与率将会明显上升,可能高达70%。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印度民众对执政10年已久的国大党失望至极。近两年来,印度经济增长无力、通胀高企、货币疲弱、腐败丛生、街头抗议不断,更多人希望把票投给在古吉拉特邦为民众带来高速经济增长的反对党领袖――纳兰德拉・穆迪。

此次选举的另外一个趋势是年轻人的增加。印度正在经历着人口大爆炸,年龄在25岁以下群体占总人口的50%。与2009年的大选相比,此次大选增加了1亿选民,其中超过2300万的新投票者年龄在18~19岁之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移民到大城市寻找机会,与擅长在农村搞福利的国大党相比,穆迪的实用主义态度可能更能点燃这些年轻人的激情。穆迪被寄以重托,很多人认为他有能力利用印度巨大的人口红利。

而穆迪最大的遗憾可能是,他将很难获得多数席位。根据ABP新闻电视台和尼尔森的民意调查,穆迪的BJP预计只能赢得217个席位,达不到272的多数席位。印度政党间的分合博弈,是其改革最大的一块绊脚石。选举随时会给人带来意外,很大原因取决于地位日益上升的地方政党。

地方政党目前占到下议院全部席位的40%,预计此次将有超过1000个政党参加竞选,其中有11个政党将联合组成第三阵线,这会严重削弱两大党的力量。另外一股不能忽视的力量是新星凯杰里瓦尔的普通人民党(APP),这个以反腐败为重任的新政党已经在改变游戏规则,虽然他不大可能获得全国性的胜利,但却可能开启一个印度版的“进步时代”。

花样百出求拉票

不过,对于投资者来讲,他们更关注的是印度能否组成一个稳定的政府,这是印度未来经济发展的关键。“一切都取决在谁获得多少席位”,政治评论员尼尔加称。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能得出结论,这恰是印度选举的魅力所在。

作为庞大选举图景中的一个点,库马尔对这些宏大叙事并不感冒,他所关心的是比较现实的,那就是如何协助哥哥在比哈尔邦的选举中获得一个席位。

“我们买了很多枪,雇了很多人,会提前挨家挨户去警告村民一定要选我哥哥”,库马尔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介绍他们竞选方法时,显得非常自然轻松,好像这是他们那里的潜规则一样。库马尔哥哥的选区是印度最穷的地方之一,外来的印度人不敢轻易踏进那里的农村地区。在新德里,有时候人们把比哈尔人与穷人等同起来。

不过,由于印度政府腐败,即使能够在比哈尔赢得席位,成为一名政客,一样能够飞黄腾达。“在印度,权力是最重要的东西,没有权力,你什么都不是。”库马尔说。

库马尔哥哥的竞选方式听起来不可思议,而其他候选人更愿意使用贿选手段。在以往的选举中,监管者专门会监察运送现金箱子的汽车。选举委员会此次计划严格监管酒水的生产、储存和派发。在以往选举中,候选人会派发酒水或者处方药进行贿选。

当骆驼载着投票箱进入印度拉贾斯坦的沙漠村庄,当大象或直升机开进喜马拉雅山脚,当在40多摄氏度下南印度海边的选民正排长队等候投票,当克什米尔和东北部的投票箱前重装守护着时,一场超级选举狂欢将在南亚次大陆如期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