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分歧致TPP仍难产

06-11
作者 :
舒蟠傩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持续难产。12国贸易部长近日结束了在新加坡的新一轮会谈。去年12月TPP部长级会谈无果而终之后,本次再度开启为期4天的谈判。

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在本轮谈判结束后表示,TPP整体谈判已经完成了70%-80%。但贸易谈判中通常最难的部分留在最后。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任清分析认为,目前已经敲定的部分章节大多不具实质性内容。除了市场准入,各方仍然在知识产权、国有企业、投资、环境、劳工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去年会谈没有结果,也使得美国原定希望在2013年结束谈判的目标落空。此轮谈判结束之后,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说,他们没有为谈判设定最后期限。谈判结束后,各国部长联合发表的声明也未谈及下一轮谈判将于何时、何地进行。

已发布的部长声明显示,TPP谈判各方尚没有下一步明确方向,包括下轮谈判的时间和地点也没有确定。“虽然他们表示希望尽快达成协议,也说了取得了进展,但没有看到实质的突破。”任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聚焦市场准入

各国部长发布的联合声明中,各方表示虽然仍有问题留待解决,但他们已经绘制出解决这些问题的路径。声明表示,对于敲定文本协议的“潜在着陆点”,参与谈判方在本次会议上对大部分内容达成了一致。但和以往一样,由于TPP谈判过程严格对外保密,外界对于谈判究竟在哪些具体议题上取得了进展知之甚少。

不过可以明确的是,12个谈判国家之间依然充满分歧,尤其是在农产品、汽车的市场开放以及知识产权等议题上。市场准入依然是谈判的胶着点。新西兰贸易部长蒂姆・格雷泽说:“市场准入从某种角度来说是贸易协定的核心和灵魂,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一致之前,我们不可能达成一个协议。”

“想要达成协议,最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是市场准入。挑战在于TPP谈判中两个最大的国家美国和日本需要做出妥协。”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贸易谈判专家德博拉・埃尔姆斯(Deborah Elms)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参与谈判国家中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日两国的经济规模占到12国GDP总和的70%。

埃尔姆斯认为,每一份自由贸易协定在最终达成之时与最初的设想都会有出入。TPP谈判的一个关键条件就是所有的产品要实现百分之百的零关税。“这是他们在开始谈判时提出的,但最终想要实现这点很难,因为其中涉及诸多敏感产品。”她说。

美国希望保持TPP的高标准,希望其他成员不要改变最初的目标,但同时又希望自己的敏感领域能够得到保护。“面对充满挑战的议题,美国需要做出妥协,所有参与谈判的国家都需要做出让步。但问题在于没有国家愿意做出妥协,这也是谈判为何艰难的原因。”埃尔姆斯认为,在本轮谈判中,各国部长并没有做好最终妥协的准备。

日美分歧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美国原本希望在国有企业改革方面做出让步,然后敲定以日美为核心的关税谈判,但最终这一希望落空。

在加入TPP之前,日本就明确将大米、小麦、牛猪肉、乳制品和白糖这五种农产品作为需要保护的“圣域”。这五大类产品共涉及586个关税细目,占TPP所有关税细目的11%。有数据显示,在美国本世纪以来完成的17份自贸协议中,美国只接受了对233个关税细目进行豁免。

与此同时,日方希望美国为取消进口汽车关税设定具体时间表的诉求也未见成果。虽然在本轮部长级会谈之前,美国与日本进行了两轮双边会谈,但始终未能取得共识。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在新加坡出席部长级会谈的第一天就说,让一个国家赢得所有金牌不是好事,他认为在谈判各方在追求自己要求得以满足的同时也需要做出让步。

与美国相比,日本在市场准入问题上受到的压力更大一些。“不仅仅是美国,它还面临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要求。”任清说。

美日之间达成妥协的另一个转机可能出现在今年4月,届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将访问日本。“奥巴马访日预计将会对TPP起到推动作用。因为目前日美分歧是主要障碍,如果能在日美之间达成妥协,就能化解谈判的主要障碍。”任清说。

在埃尔姆斯看来,奥巴马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即如何从国会得到贸易促进授权(TPA)。得到这一授权意味着一旦协定达成,美国国会在进行表决时只能赞同或者否定,而不能提出修改意见。“我认为这会是一个大的问题。如果在国会对最终协议进行投票表决时奥巴马还没有得到贸易促进授权,国会可能会破坏协议。”她说。

本周,美国国会三位民主党众议员在一份声明中说,TPP谈及的内容与美国选民和他们在国会代表认同的内容之间有巨大的鸿沟,认为这是一份有缺陷的贸易协定。想要获得贸易促进授权,奥巴马将需要共和党人的合作,后者往往是自由贸易的倡导者,要求废除关税,因此美国政府更难在关税问题上做出让步。

埃尔姆斯预计即使TPP谈判在今年上半年结束,美国国会也要等到中期选举之后才会进行投票表决。这意味着TPP想要生效,最早也得到明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