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任央行新行长 乌克兰求解货币财政危机

06-11
作者 :
慕容磉

乌克兰新议会2月24日周一任命斯德潘・库比夫(Stepan Kubiv)为新任央行行长,接替已辞职的原行长、央行老员工伊赫・索金(Ihor Sorkin)。

库比夫为最大反对派政党祖国党(Fatherland)成员,也是独立广场抗议活动的指挥者之一。新议会的这一最新动作表明,祖国党正在全面接手国家要害机关,并着手应对日益凸显的货币和财政危机。

当天在议会投票中,库比夫在450席中获得310票的支持,随后就前往乌克兰央行办公。“(获得)这个职位并不是回报。我将对国家的银行系统担起责任。我将竭尽全力,透明办公,来证明乌克兰是一个好市场,投资的好平台。”库比夫在离开议会时说,“人们仍然可以到银行存钱。”

库比夫面临的最紧迫问题,是如何处理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Hryvna)紧盯美元的汇率制度,是挣扎维持币值稳定,还是完全放开以刺激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建议的是后者。

乌央行在2005年4月至2008年10月将格里夫纳紧盯美元,汇率维持在5:1左右。但是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中,格里夫纳就贬值至8:1的水平。去年底发生政治动荡后,格里夫纳再次贬值,2月5日跌至五年来最低点9:1之上。25日周二仍维持在此水平。

美国银行(BoA)预测,格里夫纳的汇率在今年年末会贬值到10:1。美银分析员瓦迪姆(Vadim Khramov)此前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乌克兰央行看起来已经完全放弃坚持了四年的紧盯美元制度,并将继续增大汇率灵活性。

但是根据乌央行今年1月以来的官方消息,一些保持银行流动性和汇率稳定的措施得以密集实施。乌克兰央行可能会为格里夫纳的汇率设定一个目标值,并通过抛售美元来竭力维护这个目标值。

根据乌克兰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份为了捍卫本币币值,共抛售了9.42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截至2月1日,乌央行的外汇储备为178亿美元。

至少在库比夫24日上任新行长之前,央行尽力保持币值稳定的态度是非常明显的。而库比夫的上任,也在乌国内引发疑虑。

乌克兰权益和固定收益投资公司Eavex Capital分析师Dmytro Churin对当地报纸《基辅邮报》说,我们相信库比夫是一个经过妥协的候选人。他可能的确是一个在五月大选前的临时人选。

库比夫拥有银行业从业经验,在乌克兰银行资产排名第28位的银行Kredobank一把手位置上做了八年。在抗议发生前,他是议会财政和银行委员会的副手;之后作为工会联盟的指挥者进入独立广场的示威活动。

与乌克兰央行前行长伊赫・索金辞职不同,去年接手乌财政部的部长尤里亚・克洛波夫(Yuriy Kolobov)没有选择辞职,不过他的头衔上多了“代理”一词。

克洛波夫24日对国际社会求援说,乌克兰在2015年前需要35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他提议召开援助乌克兰的国际会议,向欧盟、美国和其他国家寻求资金。欧盟官员说,乌也联系了中国。外界预测说,乌克兰濒临破产。但克洛波夫当天表态说,乌克兰的财政情况是“困难但可控”的。

根据乌克兰财政部的官方数据,截至2013年11月,乌克兰全国财政预算赤字增长12.8%至460.5亿格里夫纳(约合51亿美元),前11个月的财政收入则刚完成87.9%。

根据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的估算,乌克兰在2014年底前,还有约65亿美元的外债需偿付,另外还需65亿美元来平衡经常账户赤字,另欠俄罗斯天然气应付款约10亿美元。

俄罗斯则在24日迅速做出了钱已到位的表态。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乌柳卡耶夫说,对乌20亿美元救助款已经到位,目前需明确乌方合作者是谁。莫斯科在去年12月曾与亚努科维奇政府达成总额120亿美元的援助方案。

“在乌克兰新政府建立前,俄罗斯会暂停财政援助。”位于莫斯科的宏观咨询公司(Macro-Advisory)高级合伙人克里斯・韦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如果新政府是偏欧盟、远俄罗斯的,那么这笔钱就作罢了,莫斯科不会为基辅投向欧盟怀抱铺路。”

欧盟委员会则确认说,欧方正在讨论多种援助方案。欧委会发言人奥利芙(Olivier Bailly)说,欧盟正在考虑对乌克兰进行短期、中期和长期的国际经济援助。

克里斯・韦佛分析说,如果欧盟给援助,那么可能要开出一张比去年更大的支票,同时势必要开出更好的条件(例如比给希腊的援助条件宽松),但是这会在欧盟内部制造矛盾。

美国白宫发言人卡尼说,美国准备向乌克兰提供财政援助,补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援助项目。IMF总裁拉加德上周日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后说,IMF已“准备好介入”,为乌克兰提供“人道和财政支持”。

而要IMF拨款并非易事。乌克兰在2010年就与IMF达成155亿美元的支持项目,但是乌方在去年未能执行IMF的贷款条件,没有成功实施包括进行财政紧缩、取消天然气补贴、汇率自由化等在内的改革措施,导致该援助计划在去年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