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誓言不做第2个乌克兰 经济恶化加剧动荡

06-11
作者 :
益紧

在乌克兰亚努科维奇政府被推翻的消息传到南美洲后,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街头,一名22岁的学生一边逃离催泪弹一边喊叫:“我们能将委内瑞拉变为乌克兰!”

就在一些反政府示威者怀抱着“复制乌克兰”愿景之际,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当地时间24日和反对派领导人卡普里莱斯举行会晤,希望通过对话缓解持续近两周的反政府示威游行。委国内观察人士认为,乌克兰的局势点燃了一些反对派的希望,但要在委内瑞拉复制并不那么容易。

经济放缓成诱因

“对话不是聆听政府想说什么,而是确认示威者的声音是否被听到。”卡普里莱斯在自己每周的专栏中如此写道。

十多天来,这场最初由学生领导的呼吁政府打击犯罪分子的示威运动已发展成为马杜罗任后规模最大的反政府示威游行,参与人数达数万人。目前,这场示威运动导致至少10人丧生,近200人受伤。

而加拉加斯的中产阶级社区在最近几周则成为了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战场。中产示威者指责马杜罗政府持续存在的一些问题,例如高通胀和物资短缺等。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委内瑞拉是拉美地区仅次于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的第四大经济体,2012年GDP总量超过3800亿美元,增速为5.6%,跑赢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3%的整体增长速度。但自从去年4月马杜罗上任以来,委经济增长开始放缓,去年三季度委经济同比增幅仅为1.1%,较二季度的2.6%大幅下降。

经济问题正是当前委内瑞拉政坛的一大不稳定因素,去年下半年以来,委通胀率飙升,也造成了商家提价、民众囤货等恶性循环。作为委内瑞拉执政党统一社会主义党(PSUV)的新旗手,马杜罗将经济放缓视为外部势力的“经济政变”,从去年底,委政府开始推出一系列举措维持经济秩序,包括将超过100名“不合理定价”的商人投入监狱,贴上“资产阶级”标签。

有分析称,目前示威者看似只是广泛地表达不满,并没有太多的政治目标。马杜罗则称他不允许示威者令这个国家滑落,同时他抨击示威的反对派在美国的支持下密谋“政变”。当地时间上周五,他甚至直接向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起了挑战:“举行高级别对话,将真相摆上台面。”

近日来,马杜罗一直在努力说服和暴力冲突有关的小团体。为了化解此次危机,马杜罗呼吁在26日举行一次全国和平会议。

有观察家称,尽管可能推动了执政党内部的分裂,但目前看来没有明确的信号显示此次示威浪潮对马杜罗这个左翼总统造成了严重威胁,同时,反对派内部也在温和派和激进派的逐步分裂中挣扎着。

“委内瑞拉不是乌克兰”

据海外媒体报道,委政府已经向反对派大本营所在地、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接壤的塔奇拉省派出军队。委石油部部长拉米雷斯(Rafael Ramirez)警告称,他可能将切断被示威群众袭击地区的能源输送。

委内瑞拉“第一夫人”弗洛雷斯(Cilia Flores)也显示出了坚决制止动乱的决心,称“委内瑞拉不是乌克兰”。她的观点得到了一些分析人士的赞同,加拉加斯阿尔塔米拉广场不是乌克兰首都基辅的独立广场,因为委内瑞拉示威抗议活动的力度还无法和那些活动相提并论,甚至无法和十多年前抗议前总统查韦斯的示威力度相比。

“很多人认为(乌克兰的局势)会蔓延,但我们还远远没到那个地步。”安德烈斯贝罗大学政治学教授安杰拉・阿尔瓦雷斯表示,在此次活动中反对派领导人之一、人民意愿党领导人莱奥波尔多・洛佩兹崭露头角,在反对派中的声望甚至超过了卡普里莱斯,但随后被关于加拉加斯附近的一所监狱,一些人急着将洛佩兹的境况和2004年乌克兰动荡中的“女英雄”季莫申科相比。

在紧张的局势中,也出现了一些缓和的迹象。在去年总统选举中没能战胜马杜罗的卡普里莱斯在要求释放洛佩兹的同时要求其支持者们进行和平示威。而反对派在加拉加斯的示威游行大多数集中在中产阶级社区,政府仍然得到了大部分委内瑞拉穷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