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汇市非美货币多走弱 美元一枝独秀强势回归

06-11
作者 :
郈裨

如果说此前对发达国家间货币政策加速分化的预期仅限于一种大概率的猜测,那么,近来的种种迹象表明,这种猜测正在变成现实。上周,美联储在1月议息会议纪要中进一步释放了QE加速退出信号,奠定了货币政策加速分化的基调。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澳大利亚央行却同时作出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表态,发达国家间的货币政策呈现加速分化态势。受此影响,美元指数持续攀高,除欧元、瑞郎维持相对强势外,大部分非美货币走弱。

对此,莫尼塔(上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分析师施琪在对上周的全球汇率进行点评时提出,随着美国货币宽松程度进一步降低,美元趋势性走强格局越发清晰。相应地,这对于其他国家货币将是一个较为重要的压制因素。倒是在谈到日元走势上时,他与年初时的观点略有不同。施琪认为,尽管市场对日本央行扩大量宽仍有预期,但货币及财政政策在多大程度上能冲销消费税上调的负面影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因此,鉴于投资者对“安倍经济学”的态度已不再乐观,日本央行近期的两项动作也并未对市场造成持续性的影响,日元恐难再有十分流畅的贬值走势。

作为核心变量之一,美联储每一次联邦公开市场操作委员会(FOMC)会议都会引发全球汇率市场的波动,这次也不例外。虽说北京时间2月20日凌晨公布的1月会议纪要已失去时效性,但金融市场仍反应剧烈。从最新会议纪要所提供的内容可见,除两位委员略表犹豫外,决策层几乎对于每月100亿美元的减购决议全票赞成,这是2011年6月以来第一次没有反对声音的政策例会。当前,多数预期认为,鉴于美国经济在债务上限问题解除和美联储QE退出稳步推进的前提下,政策影响已经在前期逐步释放,并且由于天气原因造成的经济下滑有望在二季度结束,三季度之后恢复正常,因此,美联储极有可能延续当前节奏,预计将在今年第七次也就是11月的议息会议上正式终结QE政策。

就在美联储不断强化货币收紧之时,他国央行却纷纷流露出进一步宽松的意愿。短短一周,先后有3家央行出面“力挺”宽松。继去年12月首度明确表示“欧洲央行已经在技术上为实施负的存款利率做好准备”之后,德拉吉行长在2月初的新闻发布会上继续暗示“3月可能发起行动”。同时,另一位重量级人物―――欧洲央行管委会委员科尔也发表讲话,称央行正在非常严肃地考虑“负利率”问题。上周一,对于欧洲央行结束证券市场计划(SMP)的提议,素来对货币宽松政策颇有微词的德国央行也终于公开支持,表明该行也同意向市场释放更多流动性,提振经济;在日本,由于央行在周五的利率决议中采取了延长贷款计划期限、资金援助计划规模倍增等两项举措,市场对加码宽松的预期升温,日元汇率小幅下跌。作出类似表态的还有澳洲联储。2月18日公布的1月会议纪要显示,澳洲联储认为早前降息举动的效应正在显现,经济正在稳步复苏。央行明确表示,澳元在去年12月的政策例会后已出现贬值,并表达了对本币继续下跌的支持。

基于政策面的分化加剧,国际汇市呈现“一枝独秀”格局。上周,美元在国际市场逐渐强势,美元指数不但守住了80整数关口,还一度攀高至81.40的近期高点。相比之下,人民币对美元则一改其升值态势,连续4个交易日走软。截至记者发稿,美元指数在受到2月房地产数据的走弱而受到打压小幅回调,维持在80.1上方振荡。在政策面宽松以及欧元区PMI数据不及预期的情况下,加之乌克兰爆发大规模骚动等突发事件,欧元兑美元汇率在周四出现大跌,从1.376回落至1.369附近。作为商品货币的代表,去年一直“高烧不断”的澳元则延续了年初以来的下跌走势,上周短线反弹至0.9080后迅速回调至0.8940。本周一的亚市盘中,澳元兑美元继续振荡走低,截稿时交投于0.8955。

相比之下,日元走势较为例外。记者发现,自今年1月以来,美元兑日元汇率出现一轮下跌行情,从105上方回落至102附近,最低时一度跌破101,目前维持在102.2至102.4这一区间振荡。很显然,“安倍经济学”一直努力让日元贬值,以抬高通胀和提振出口,但近期日元的小幅升值无疑是对安倍集团的一种“挑衅”。对此,施琪告诉记者,尽管与美元、欧元、澳元相比,日元走势似乎最无悬念,不仅是政策层面,跨境资本流动也对日元构成贬值压力,但由于近期一系列关键经济数据表现不佳,令市场上的质疑声四起。特别是去年四季度GDP环比仅增长0.3%,年率增长1%,远低于预期年增长率2.8%,暗示了“安倍经济学”的积极影响正在消退。“因此,与年初时的判断略有不同的是,我认为,日元在保持总体弱势的基调下,很难再出现非常明显的贬值趋势。”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