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GDP下行 给安倍经济学泼冷水

06-11
作者 :
欧阳擢智

日本内阁府17日公布的2013年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初值显示,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当季日本实际GDP较上季度增长0.3%,换算成年率为增长1%,虽实现连续四个季度保持正增长,但远低于市场预期的按年率增长2.8%。可以说日本GDP给安倍经济学泼了瓢冷水。

“第四季度GDP出现数据不佳,原因在于机械类产品出口竞争力不足,导致出口下滑。”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研究员陈虹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

“其实,内部需求也不及预期。日本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率已经下调,主要缘于企业设备投资增长虽然还算坚挺,但并不及预期。根据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法人企业统计结果,日本内阁府当季设备投资增长率从初值的环比增长0.2%下调为零增长。此外,住宅投资增长率从2.7%下调为2.6%,个人消费增长率从0.1%上调为0.2%。而第四季度情况并无改观。数据下修突显出日本经济复苏势头依然脆弱,大规模的货币刺激政策在促进增长方面体现出一定的局限性。这也是GDP数据不佳的一个原因。”中商情报网产业研究院金融行业研究员陈杰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

据了解,日本政府1日决定从4月1日起将消费税率从现在的5%提高到8%。这是1997年以来日本政府首次提高消费税率。GDP不及预期,但是有报道称在4月份即将到来的消费税上调前,会出现大量的购买活动。在陈杰看来,这对日本经济会带来重要的影响,会出现很大的不确定性。

他表示,提高消费税,从5%到8%等于物价上涨3%,很多日本消费者和企业赶在税率上调之前进行消费,可以预期第一季度日本的经济数据还是比较好看的,但长期会更加疲软。日本实际是个内需型的经济体,企业预期未来消费市场不景气自然会减少投资。显然,企业减税的效果被提高的消费税给抵消了。因为消费税提高,消费者的动力和能力受到抑制。

而在陈虹看来,前三个季度的内需增长中就已经包含透支消费税上升预期所产生的对消费的刺激。

就目前可以看到,现在日本经济已经呈现出了萎靡的状态,那么在消费税上调后,日本经济又会怎么样?

“每年的4月份是日本财政年度的开始,2014年4月开始将提高消费税,在此之前,为避税减少损失,居民提前消费。4月1日之后,因避税需求的作用将会消退。但厂家此前为满足避税需求而增加库存、大量进口消费品的趋势将会消退,提前消化的这部分消费将会被增加的进口所取代。消费税率的提高对于民间消费的影响大小,还将取决于就业与收入等因素的变化。”陈虹对记者表示。

陈杰则表示,提高消费税的直接后果是影响居民消费心理,而个人消费受压制将波及到企业设备投资、生产和住宅投资等其他领域。虽然日本一些经济学家担心,1997年消费税从3%提高到5%时的“消费增税衰退”噩梦将重演,但也有一些人认为,1997年的“悲剧”不会重演,理由是日本企业、银行的财政状况和国内金融安全网大大改善,而1997年冲击日本经济的亚洲金融危机也不会重来。何况日本在提高消费税的同时要实施一揽子景气刺激对策。因此,个人认为消费税上调会对日本经济产生一定影响,但影响有限,日本经济还是将相对平缓地运行。

不过,从目前日本经济的各项指标,安倍经济学指导下的政策效果也并不理想。

日本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在选举前发誓要找回日本人的信心,创造财富,尤其主张提高通货膨胀率,推动日元贬值以及采取更为激进的货币政策和灵活的财政政策等来重振日本经济。

但是据日本央行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反映日本消费者对目前国内经济形势看法的指数较去年9月份的上次调查下降0.9点至负9.2点;反映日本消费者对未来一年国内经济形势看法的指数下滑4.4点至负14.0点,为连续两个季度下降。这显示消费者对短期日本经济走势趋于悲观,且“安倍经济学”并未令日本民众感受到经济复苏。

对于这种政策效果走向下坡,是否预示着日本经济就会顺势而下,在陈杰看来,定论还为时尚早。因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改革思路是,超发货币刺激通胀,增加居民收入的同时令日元大幅贬值。当居民收入增加后,消费和经济增长速度也会受到提振;另一方面,日元大幅贬值可以提升企业出口产品竞争力,以日元计价的产品利润将会增加。从前期看“安倍经济学”在需求侧的刺激尚有成效。可是,其中最为关键的改革环节――在供给侧的结构性和产业性政策改革效果还未见分晓。所以现在还不能对日本经济作出顺势而下的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