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落幕 达成两大共识

06-11
作者 :
益紧

2月23日,为期两天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澳大利亚悉尼闭幕。会后发布的公报主要涉及全球经济增长、货币政策沟通协调、IMF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加强税收制度和金融体系改革等内容。作为主要发达和新兴经济体国际经济合作的首要平台,本次会议就以上内容达成了哪些共识?还存在哪些不足?对此,23日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的多位专家进行了深入解读。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刘宗义认为,在全球经济增长和税制改革方面,此次各成员国达成了共识。不过之前市场普遍期待的关于就美联储QE退出溢出效应达成某种共识和IMF份额改革未取得实质进展,在贸易方面也没有涉及太多。

G20将采取一系列刺激经济增长策略,争取未来5年将全球GDP增速在现有政策可达到的水平上再提高2%以上,相当于把实质GDP再提高2万亿美元和增加大量就业。

公报指出,全面增长策略包括促进投资、提高就业、改善贸易、促进竞争以及改善宏观经济政策,尤其是通过改革吸引私营经济对基础设施投资。

本报专家组成员、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表示,这为全球经济增长设定了一个目标,既促进经济增长,又要增加就业。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主管温彬分析,全球GDP增速提高2%的动力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中长期来看,要有新技术和新能源支撑;二是各国要推进结构性改革,刺激私营经济对基础设施投资;三是发达和新兴经济体要扩大合作,鼓励全球贸易。中国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利用充足资金和先进技术,扩大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和投资。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治理研究室副主任黄薇认为,目前来看,还没有制定具体措施,考虑G20框架内各国差异较大,存在不同的诉求,未来可能难有作为,不能让每个国家认可这个提高2%的目标。

公报显示,各成员国继续支持并推进G20/经合组织(OECD)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并将在布里斯班领导人峰会上提交具体的税制改革措施。预期2015年末开始在G20范围内自动交换税务信息。

黄薇认为,税收制度改革实际是OECD的一份提案,主要是加强税收制度的透明度建设。去年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并取得了进展,今年只是一个延续。值得关注的是,G20未来将推进OECD税务信息交换的新标准,今年将对标准进行可行性评估。

刘宗义认为,税收制度改革主要针对跨国公司的纳税问题,虽然对全球来说都是有利的,但是这是美国最关心的,对美国最有利。

对于新兴市场国家动荡,公报建议有关国家进一步加强和改善国内宏观经济和金融政策框架,同时让汇率保持灵活性。

但分析人士表示,公报对美联储QE退出溢出效应关注不够。

今年1月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出现新一轮金融动荡,货币贬值,股票和债券遭到抛售。新兴经济体希望美联储关注QE退出溢出效应,并采取更多行动来减轻负面影响。

对于新兴市场国家动荡,公报认为,随着市场对各种政策转变和国家状况的反应,资产价格和汇率近期发生波动,过度波动可能损害经济增长。此外,公报呼吁全球各国审慎制定货币政策,更明确地对外沟通其政策意图,并注意政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黄薇表示,美国货币政策制定考虑的是本国经济,但美元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美国货币政策实际影响全球资本流动。美国、日本等发达经济体制定货币政策不仅要关注短期影响,更要关注长期可能的影响。提高政策明晰化、相互沟通政策意图之前已经达成过共识,本次并没有达成什么新的协议以降低QE退出的负面效应。

对于IMF2010年份额和结构改革未生效和第十五次份额总检查未在2014年1月之前完成,公报深表遗憾。同时,公报认为未来工作重点仍然是批准2010年改革方案,将在今年4月召开的下一次会议前敦促美国批准方案。

金融危机后,在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大力推动下,IMF在G20首尔峰会通过了2010年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关键内容包括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6%的份额和欧洲国家让出IMF执董会两个席位。如改革落实,中国份额将上升2.398个百分点,达到6.390%,成为美、日之后IMF第三大股东国。不过,在拥有一票否决权的美国,此项改革一直未获国会批准。

IMF执董会在今年1月向理事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截至1月中旬,占总份额76.1%(要求是85%)的141个成员国(要求是113个)已同意执董会改革修订案。报告重申2010年改革对于增强IMF有效性和合法性的重要意义及其紧迫性并建议理事会通过一项决议,以对2010年改革未能生效深表遗憾,并敦促那些尚未接受改革修订案的成员国不要再拖延下去。报告建议将完成第十五次份额总检查的最后期限从2014年1月推迟至2015年1月。

同时,公报认为未来工作重点仍然是批准2010年改革方案,将在今年4月召开的下一次会议前敦促美国批准方案。

对此,温彬表示,美国出于自身考虑阻止改革方案的通过,体现了其霸权主义倾向。未来,新兴市场国家要加强合作,在IMF治理结构中发出共同的声音。虽然面临利益再调整的困难,但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黄薇则建议,未来G20不能只说推动,而要对各国有一个约束方案,要有具体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