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千年恩怨史:在战争中分分合合

06-11
作者 :
慕容磉

麦金德说,她是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

布热津斯基说,她是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战略支轴”。

亨廷顿说,她是西方基督教文明与东正教文明之间的“断裂带”。

在国际政治巨擘的眼里,乌克兰是历史上冲突的最前线。

乌克兰境内有一条南北流向的河流――第聂伯河。她是乌克兰的母亲河,就好比是黄河长江之于中国。然而,这个国家也被这条大河大体分为东西两部分。第聂伯河河谷,恰恰就是历史上“西方”与“东方”之间的“大裂谷”。并非巧合的是,这个国家的首都基辅――此次乌克兰内乱的核心地带――就横跨第聂伯河。

第聂伯河是俄罗斯民族和乌克兰民族共同的摇篮。公元9世纪初,基辅罗斯建国,成为俄罗斯和乌克兰人的祖先。由于基辅罗斯与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关系密切,东正教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东部广泛传播。15世纪,在摆脱蒙古人统治后,莫斯科大公国成为权力核心,并将乌克兰的第聂伯河以东地区囊括进来。与此同时,莫斯科还在拜占庭灭国后成为东正教的中心。从此以后,乌克兰东部一直在东正教和俄罗斯的影响之下,直到今天。

不过,当时新生的俄罗斯一度面临强大的波兰。在对外关系上,除冷战时期,波兰几乎始终与俄罗斯为敌。如今的乌克兰东部曾长期在俄波两大民族的拉锯之下,在那里爆发了无数次战争。直到1772年,俄罗斯占领了乌克兰东部,并长期保持控制。

俄罗斯人信奉一个逻辑:军队打到哪里,哪里就是国界。通过对土耳其的多次战争,俄罗斯打下了如今乌克兰南部的广大地区。1795年,俄罗斯和普、奥第三次瓜分了波兰,俄罗斯得到长期在波兰统治下的乌克兰西部。与乌克兰东部不同,乌克兰西部长期在天主教文明浸润下,更把自己看作“欧洲人”。在长达一百多年的俄罗斯统治下,乌克兰境内的各民族逐渐融合,形成乌克兰民族。不过,乌克兰内部的东西分野从来没有真正弥合过。

20世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新生的苏维埃俄国主张“民族自决”,也希望为自己留有缓冲,于是建立了面积广阔的乌克兰共和国。不过,苏俄也镇压了主张独立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同时,亡国一百多年的波兰复国,占领了乌克兰西部,并与刚刚建国的苏俄爆发战争。战争的结果是苏俄先胜后败,西乌克兰大片领土被划归波兰。脍炙人口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反映的就是这段历史。

此后,苏联和波兰对各自统治下的东、西乌克兰都实施了民族压迫和同化政策。苏联的政策导致并加剧了1932~1933年乌克兰大饥荒。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不少乌克兰人曾一度欢迎纳粹德国的占领,这从侧面体现了苏联时期的俄乌矛盾。1939年9月,在纳粹德国进攻波兰之后,苏联出兵占领了当时的波兰东部,其中包括西乌克兰。战后,西乌克兰被划归苏联领土,成为今天乌克兰的一部分。

1991年,乌克兰独立。然而,乌克兰内部的东西矛盾从未停止。这是历史上俄罗斯与波兰(以及西方)、文化上东正教与天主教势力范围争夺的缩影。如今,倒向西方还是倒向俄罗斯,再次撕裂了这个“文明断裂带上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