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用英镑“慰留”苏格兰

06-11
作者 :
仓鲸

“如果苏格兰独立,该政府便不能再使用英镑作为其法定货币。”2月13日,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在一次演讲中表示。

在这次题目为《苏格兰保住英镑及其带来的经济安全》的演讲中,奥斯本反复阐述了英镑给苏格兰经济带来的稳定,以及继续留在英国对于苏格兰的好处。而作为总结陈词――有独立就没英镑的表态――却尽显威胁之意。

在距离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还有7个月的时候,英国政府展开了大范围的慰留行动,而如果这些行动多以“警告”体现,似乎很难留住苏格兰那颗“勇敢的心”。

釜底抽薪

保留英女王,保留英镑,独立于联盟――这是2013年11月,苏格兰在其公布的经济独立白皮书中为自己所规划的独立愿景。其中保留英镑成为了其独立之后,搭建苏格兰新经济结构的主要基石。在使用英镑的基础之上,苏格兰将继续享受这一世界上最古老、最成功货币所带来的一切好处,而不必像一个新诞生的国家那样,去承担信誉风险。

英国政府的“要独立,没英镑”的警告对于苏格兰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

苏格兰政府一直在尝试着就独立后继续使用英镑等问题与英国政府进行协商,在苏格兰方面看来,继续使用这一他们已经使用了308年的货币几乎是一种“常识性的认知”。

然而,为了将苏格兰留在英国,英国联合政府正在打破这种“常识”。

2月15日,英国联合政府内的保守党、自民党以及反对党工党一致表示将拒绝苏格兰“货币联盟”的提议,三党统一战线,这在以喜欢辩论著称的英国政坛还是四年以来的第一次。

同一天,来自加拿大的英国央行行长卡尼也参与到了这一场英国内部的博弈中,第一次公开了他对苏格兰货币联盟的看法。他认为独立后的苏格兰继续使用英镑需要“审慎考虑”,而且这一安排也已超过英国央行的职权范围。在苏格兰的独立白皮书中,原本计划保留一些英国央行的职能和服务。“苏格兰政府要想保留货币联盟,必须要有妥善的基础并牺牲一些主权,而目前的货币联盟没有这样的基础,没有财政联盟的货币联盟势必要遇到债务危机和金融分裂等问题。”卡尼说。欧债危机也恰恰印证了卡尼的这一看法。一旦失去英镑以及英国央行所扮演的最后借款人的角色,独立后的苏格兰将极容易受到外部冲击。

然而,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即使英国方面握有英镑这一重型武器,但是在运用过程中也并非可以遂心所愿。作为英联邦最富庶的一个地区,苏格兰曾许诺独立之后继续为英格兰承担1200亿-1500亿英镑的债务。2月16日,在接到“警告”后,苏格兰民族党副主席尼古拉・斯特金表示,如果一旦被拒绝使用英镑,他们将无法偿还这些以英镑计价的债务。

除硬碰硬之外,在技术操作层面,作为一个完全可兑换、可流通的货币,英镑的使用也无法被阻止。即使不能像之前那样“无缝衔接”地使用英镑,苏格兰还可以利用联系汇率制度,采取紧盯英镑的方法(像港元与美元一样),间接地使用英镑。但这样做的前提是,苏格兰政府必须储备有大量的英镑,以便可以随时依照固定汇率进行交易。“这完全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威胁。”斯特金说。

“B计划”

虽然目前英镑还仅仅是被当做双方博弈的筹码,但是英国方面的态度还是引起了苏格兰的警惕,为了自己的独立之路能够走得更为顺畅,苏格兰必须及早为其货币政策打造一个不依赖于英镑的“B计划”,换句话说,也就是创造一种新的货币取代英镑。

这种新货币的诞生可以基于两种形式:第一,建立一种真正属于苏格兰的货币。已经有人将这种货币命名为“萨尔蒙德”,这是来自苏格兰独立运动的领导人、现在的苏格兰首席大臣亚历克斯・萨尔蒙德的名字。如果“萨尔蒙德”真的诞生,它的童年也许将历经坎坷。这种新生的货币有可能会引发极大的不确定性。如果“萨尔蒙德”与英镑的汇率急剧下跌,将对苏格兰的产业竞争力提升及数以亿计的以英镑为计价单位的苏格兰债务带来巨大风险。

北海油田、金融业及威士忌是苏格兰经济的三大支柱,然而,随着北海油田的开采陷入瓶颈,独立后的苏格兰即便完全享有北海油田的收益,财政收入也难以支撑起庞大的资产负债表。而曾一度令苏格兰人感到自豪的金融业如今也成为他们独立之路上的最大障碍。2008年金融危机时,英国政府曾为苏格兰皇家银行和金融保险和抵押贷款银行(HBOS)纾困,并拥有这两家苏格兰最大金融机构70%的股份。如果独立,它们将失去英国央行的“保护”,苏格兰银行业的负债规模将是苏格兰GDP的13倍,这将远远超过冰岛与塞浦路斯陷入危机时的银行负债水平――分别为本国GDP的9倍和8倍。

考虑到苏格兰的大小,独立之后,其借贷成本也将被推高,债券市场狭小,流动性不足等问题都会令“萨尔蒙德”变得极其脆弱并容易被操纵。

苏格兰还有另外一条创建新货币的途径,即寻找一个更有实力的替代者――加入欧元区。虽然这意味着爱丁堡刚刚从伦敦手中赢回政治权利和财权,就不得不将这种权利立即转交给布鲁塞尔和法兰克福,但是对于失去英镑保护的苏格兰来说,这似乎是目前最为理想的一条退路。

然而,这条退路上也被设置了障碍。

2月17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表示,苏格兰独立之后,重新加入欧盟将十分困难。为此,欧盟委员会还成立了由4名精通欧盟法的律师组成的顾问小组。在经过讨论之后,四名律师中的三位都认为,苏格兰加入欧盟的决定将违背《欧盟宪法条约》的第47与48条款――即一个新的国家如果想加入欧盟,必须像其他国家一样通过申请。另外一名律师的建议则是应该对欧盟宪法条约做出修改,对于那些已经长期处于欧盟内部并一直遵守欧盟立法约束的新独立国家予以“特殊对待”,但这仅限于个人建议。

目前,如果依照程序,独立后的苏格兰要想加入欧盟,必须经过28个成员国的一致认可。这也是巴罗佐认为苏格兰加入欧盟十分困难的原因所在。“要获得所有成员国的承认,接受从一个原有成员国中分离出一个新国家的事实的确不容易。”巴罗佐说。

除在程序上难以获得通过之外,欧盟之所以对苏格兰独立表现消极还有更深层面的顾虑。一方面,欧盟担心,如果苏格兰的独立被认同,那么对于同盟中目前也面临同样问题的西班牙来说或许将产生示范效应。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正在计划于2014年年底举行独立公投;另一方面,欧盟也希望以此对英国示好,此前英国首相卡梅伦已经表示,如果赢得大选,将在2017年就是否退出欧盟举行公投。

内外夹击,使得苏格兰的独立之路更加坎坷。但是,过度的施压也许会引起更大力度的反弹。据英国民调机构2月进行的调查显示,苏格兰地区支持独立的人数已经呈现上升趋势,原来支持苏格兰独立的人数一直低于三分之一,但此次结果显示虽然反对苏格兰独立的民众仍高达57%,但支持的人数已经增加到了43%。

如果出于政治或者文化的考量,苏格兰希望独立,他们或许应该为此一搏。毕竟,民族自豪感是无价的,但如果需要付出沦为欧洲边缘化脆弱经济体的代价,也许他们应该再慎重考虑。与此同时,失去苏格兰也将变得更加虚弱的英国更应该展示出他们诚恳的挽留,而不只是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