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经济告急 尚未波及中乌经贸

06-11
作者 :
慕容磉

乌克兰乱局持续至今,国内经济也成为政治危机升级的牺牲品。

去年12月,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不顾国内尖锐的矛盾,毅然访华,希望在与中国的经贸合作中寻找防止国内经济崩溃的方案。如今,随着乌克兰国内危机的升级,中乌经贸合作的未来笼罩在迷雾中。

商务部研究院欧洲研究部副主任刘华芹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说,乌克兰近期经济状况在独联体中是表现最差的,但由于中国企业在乌克兰投资有限,大多数基础设施领域较难进入,因此,受到的影响也会远远小于利比亚,后者曾在2011年因国内政治动荡导致中国选择撤侨。

根据《2012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2012年当年,中国对乌克兰的非金融类投资仅有200多万美元,截至2012年底,中国对乌克兰非金融类累计投资金额为3000万美元。

“虽然有些民营企业可能未能纳入统计,但是总体规模不大是肯定的。”刘华芹说。由于国际贸易合同一般提前一年甚至更长时间,而反对派的影响也没有到不可控的地步,因此,刘华芹认为,影响也是有限的。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经参处网站上看到,使馆已发布安全警示,提醒在乌中资企业与华人华侨最大限度地减少外出,确保人身安全。

外汇储备缩水

乌克兰一般被认为是国际投资中规则较模糊、风险较大的国家。这次政治风波,就是其政治风险的一个表现。如今乌克兰国内的政治风险正不断外溢。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的世界投资环境排名,乌克兰在18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37位,尽管与2011年比上升15位,但整体投资环境并未改变。2013年年底,乌克兰国内的外资吸引力更是跌至5年来的低谷。除了乌国内政府部门贪腐严重、工作效率低、灰色经济盛行、货币管制等传统因素外,乌克兰未能与欧盟签订联系协议也是一大原因。2012年乌实际吸引外资41.29亿美元,同比下降25.3%。

自去年11月国内动荡后,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Hryvnia)已贬值10%,对美元汇率大幅跳水,跌至历史低点。目前,1格里夫纳约合0.123美元。

面对货币的大幅贬值,乌克兰央行已在2月6日宣布降低汇率,并实施资本管制,包括限制私人资本流向海外、禁止在海外投资中利用外币进行收购等。官方数据显示,乌国内外汇储备已降至178亿美元,只能勉强支撑两个月时间。

“本来,投资者希望与欧盟的联系协议会帮助乌克兰改善国内的营商环境,但遗憾的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欧洲商会(EBA)的一位负责人表示,“如今,投资者们已首次表示,他们对乌国内投资环境难言乐观。”

在乌国内政治冲突不断激化的背景下,标普、穆迪与惠誉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也纷纷下调乌克兰的主权信用评级,前景展望均为负面。其中,惠誉将乌克兰长期外币信用评级由B-下调至CCC,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仍为B-。惠誉称,政治冲突激化、外部融资渠道收紧及外汇储备降低是影响乌主权信用评级的主要因素。

中乌经贸影响有限

近年来,中国与乌克兰有意向开始加强合作。目前商务部公布的投资指南中披露,乌克兰投资环境的优势主要包括:拥有东欧最大的市场,消费潜力大;战略地理位置优越,市场能辐射独联体、欧盟、北非等。当然,乌克兰丰富的自然资源与占世界总量1/3的黑土地也是中乌合作的一个主要因素。

根据商务部提供的资料,目前中乌合作的主要领域在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和农业领域,主要合作方式为中方融资,乌克兰提供主权担保,中方执行的方式。去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与乌克兰KSG农业公司签署为期50年的农业合作协议,使乌克兰一举成为中国在海外最大的“农场”。

从双边贸易统计来看,中国自乌克兰进口的主要为矿产品以及动植物油脂。而对乌克兰出口的,主要为机电产品、劳动密集型轻工产品、纺织品及原料。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虽然乌克兰总体出口和进口量均有所下降,但2013年1~9月,乌克兰自中国进口增长,对中国出口增幅更大。中国为乌克兰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

刘华芹对本报记者说,目前的局势相当纠结,还需继续观察。但是,总体来看,程度将远小于此前的动乱,局势在可控范围。刘华芹指出,动乱影响主要在基辅,而且反对派与政府的博弈相当微妙。反对派找到欧盟,并与默克尔会谈,但未能在细节上达成一致。另一方面,与现任政府关系不一般的俄罗斯也不可能任由乌克兰的局势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矿产品来源区域比较分散,受到事发地基辅的影响不大。”刘华芹说,“更何况国际贸易合同履约周期比较长。”此外,中国企业投资主要在乌克兰的偏远地区。目前,中国企业中除了华为、中兴确定在乌克兰有投资,基础设施和贸易领域进入的都比较有限。

“目前,中国对乌克兰的投资,还没有大规模开展,双方只是在探讨农业和基础设施方面意向性的合作,实际投资下去的少。”刘华芹说,“个别金额大的项目,也只是在谋划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