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农业法案尚未定型已引争议

06-11
作者 :
邹蜕冲

与前两个农业法案相比,美国2014至2018财年新农业法案并没有引起世界的过多关注。本月4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众议院于一周以前已经通过的名为“2013年农业改革、食品和就业”的新农业法案,不过截至目前,总统奥巴马尚未签字生效。

虽然奥巴马总统已经是第二个任期,但美国政府的农业政策依然在延续小布什总统第二任期的农业法案。2012年和2013年,美国国会两党均对新农业法案进行了较量,但最终未能达成一致。

尽管以国会立法形式生效的农业法案主要涉及联邦政府的农业支出,但美国的更是世界的,小布什总统时期的两个农业法案都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在《2002年农业安全与农业投资法案》中,小布什政府承诺增加对美国农业的补贴,此项措施涉及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的补贴政策,遭到了多个农产品生产大国的反对;《2008年食品、保护和能源法案》正值多个第三世界国家发生粮食危机,小布什政府却开启了将农产品用于大规模生产新能源的时代。

尽管冠名以农业法案,但美国的农业法案和联邦政府农业支出并不直接围绕农业生产,而是与农产品上下游相关的产业生态系统。记者注意到,美国的农业法案内容有很强的财政政策技术含量。以参议院曾通过的2012年农业法案,12个章节的内容分别是商品计划、作物保险、环境保护、营养援助、贸易、信贷、园艺、能源、科研、农村发展、林业。

与前两个农业法案相比,国会两党对民主党政府在任主导的新农业法案的争论焦点似乎是为低收入群体提供补助的食品券项目的规模。2014财年到2018财年的新法案规定,联邦政府每年农业开支约为1000亿美元,其中近80%将用于为4700万低收入者提供补助的食品券项目。与上一个农业法案相比,食品券项目支出每年将小幅削减8亿美元。

从第三世界的角度看,美国现代化农业的复杂性与传统农业显得很不容易理解。美国学者也早已经提出观点认为,美国其实已经不存在农业,有的是食品工业,因为农业领域的最大利益集团是那些大型食品工业企业。从20世纪70年代起,美国农业部的支出就有20%用于进入城市的破产农民的生活补助项目。

如果说食品券项目表现为一项社会政策,那么美国联邦政府给予农业生产的直接补贴就是一项金融政策。2014财年到2018财年的最大变化是取消此前每年达50亿美元的直接支付补贴项目,但扩大了农作物保险项目的覆盖范围和补贴额度。但不得不令人怀疑这项新政策对全球农产品目标价格有什么影响。

就目前来看,玉米和大豆等主要农产品价格正处在近年来历史低点。

“削减的50亿美元农业补贴会对全球农产品价格产生类似美联储逐步削减QE规模的那种效应吗?”李洋,一位广东省粮食贸易商注意到了已经有国内金融业人士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据李洋介绍,因为国家对农产品进口实行配额限制,2013年珠江三角洲地区玉米作为饲料作物非常紧俏,从第三季度起很多粮食企业就在等2014年发放的进口配额。

“即使从技术角度看,农产品市场也应该到向上的时候了。不知道这次美国的新农业法案是否恰好会成为炒作的理由。”李洋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分析道。“全世界的粮食生产相对于人口和需求一直是过剩的,而美国的农产品市场就是个政策市,美国农业部发布消息就会影响价格波动”。

从中国方面来说,“中国因素对美国农业领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强,比如转基因话题。过去一年,中国国内对这个话题展开的争论其实已经影响到了美国国内的争论。”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蒋高明研员对记者透露道。

而美国这项法案背后到底瞄准的是什么,仍然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