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上限延期回音壁

06-11
作者 :
羊纫

近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签署了延长债务上限法案,这意味着美国暂时摆脱国债违约的风险,并排除了金融市场一个巨大不确定性因素。如果没有该法案美国政府债券将面临在下个月违约的风险,这将导致金融市场严重动荡。

此前,美国财政部紧急方案只能保证美国政府借贷能力维持到2014年2月27日,现在法案正式签字生效,很多投资者想知道,这是否意味着大宗商品开始进入上升周期?事实上,大宗商品自去年年底开始反弹,但是新年伊始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并未出现预期的明显上扬。

特别是,2014年1月份国际期货价格指数环比下降1.7%,其中,除棉花价格有所上升外,原油、伦铜、铁矿石等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然而,进入2月份,除了农产品略显疲弱,原油、伦铜、黄金等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走势出现明显上涨的态势。

前瞻性指引魔力衰减

美国时间上周六,奥巴马签署了有关上调联邦债务上限至2015年3月15日的法案,至此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在财政政策上的争执暂时告一段落。这多少使市场感到些许意外,由于2月17日是美国总统日,所有金融市场休市一天,市场没有及时做出反应。美国债务上限的解决不仅有利于资本市场,而且使得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的决策更加自由,不再受财政政策争执的干扰。

对此,华融启明研究院首席宏观分析师洪小芝认为,如果美国债务上限不能上调,意味着美国财政政策的扩展余地非常小,那么为美国经济复苏保驾护航的就只有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了,这会使美联储在货币政策问题上尤其是QE的退出上犹豫不决。

同时,她认为,如果围绕债务上限问题不断出现两党争执甚至政府关门事件,则会使市场面临动荡,增加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的难度。由于美国强劲的经济复苏数据,美联储在2013年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决定将把每个月购买债券的规模从850亿美元削减至750亿美元,决定开始逐步回撤历史性的QE刺激措施。

美联储2014年1月的货币政策会议决定继续缩减100亿美元QE至每月650亿美元。虽然美国的就业率不断下降,已降到6.6%,接近美联储预设6.5%的门槛,但美国的就业参与率一直在下降,1月为63%。这表明美国失业率的下降不一定代表美国就业市场的真正复苏。

虽然之前的经济数据表明美国在复苏之中,经济增长表现较好,但并没有证据表明美国已经完成了复苏,尤其是美国的就业市场。从这也可以看出,美联储的“前瞻性指引”已然逐渐失效。

市场需要新标准

金顶集团研究中心经理聂鼎认为,去年美联储的做法曾让市场困惑,并引发市场震荡。美联储暗示将很快削减QE规模,后来却又改变主意,最终在12月份才开始削减,美联储如果再次朝令夕改就会显得过于随意。不过前瞻性指引的最大优势是说起来容易,美联储只是通过玩弄语言就希望市场按其指引形成预期。

不过他认为,市场通常会看穿美联储的表演。指引往往在理论上有效,但在现实中并非如此。没有人相信失业人数下降是由于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失业人数下降很大程度上是人们放弃找工作、而不是就业岗位强劲增长的结果。英国央行行长卡尼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他承诺保持低利率,直至英国失业率降至7%以下。英国失业率最近降到了7.1%。同样,卡尼不太可能在失业率降至7%以下的时候提高利率。因此,这两个指引都失去了市场的信任。

鉴于此种状况,耶伦必须找到能让市场信任的新标准。或许她可以选择劳动力参与率――成年人工作的比率。这个比率可以更好地衡量就业市场的健康状况,因为它包括那些对找工作失去信心或者不再找工作的人群。或许耶伦还可以提出更新奇的指标。

而这些指标越复杂,就越容易被人忽视。如果耶伦说话含糊,市场就可能不当回事,或者如果她明确表述,就可能不得不重写美联储的指引措辞。美联储的下一次议息会议在3月18-19日,届时经济形势会更明朗,易于给出政策,市场预期央行将在3月以100亿美元的幅度再次削减购债规模。

大宗商品走势分化

随着美元融资成本的提升,美元指数会出现一定的走强之势,但目前遇到的问题是流动性的不对称,一些国家有抛售美元储备的可能性,对美元汇率是一个压制。世元金行高级分析师肖磊认为,美元对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并不是太大,主要在于美国资本市场是否对大宗商品有一定的信心。

他指出,目前来看,此前一些股市流出的资金有助推黄金上涨的可能。由于此前美联储在退出QE的过程中主要担心的是,如果过快收紧货币政策,美国经济复苏可能停滞。因此,在3月的政策会议上美联储可能不再提及利率门槛――包括6.5%的失业率和2.5%的通胀率。

更多的将需要“在资产购买举措结束和经济复苏增强后的相当长时期内”保持宽松政策,那么这将会是明显利多贵金属的信号,而此前参与黄金等贵金属的反弹都是有风险的。另外,印度政府已经开始考虑采取放开限制的行动,印度财长透露将研究放宽黄金进口限制,但不会让经常项目逆差明显扩大。

铜作为工业生产中重要的原料,也是工业金属大类的晴雨表,不过目前仍受制于下降趋势线。然而美国、欧元区等外围市场的经济复苏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似乎都将利好大宗商品铜的未来走势。

不过,华融启明研究院分析师袁佳乐认为,我们必须要关注新兴市场在这场持久的金融危机中的未来走向。

显然,新兴市场在这场危机中面临更复杂的情况。一方面是,美国缩减QE所带来的溢出效应,1月以来,土耳其、南非、阿根廷等新兴市场国家普遍出现了大规模的资产抛售;另一方面是,新兴市场抵御风险的实力不足,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存在着高通胀、赤字率上升、经济增长动力减弱的问题。而作为对铜需求量最大的中国,国内也面临着经济增速放缓、地方债务高企、产能过剩严重等诸多问题。同时,当前国内又在利率市场化的关键时刻,央行更多的是保持中性的货币政策。

自去年以来,铜市消费端已连续出现旺季不旺、淡季不淡的情况,今年继续维持该状态的可能性较大,因此市场恐难以继续炒作“备货行情”、“需求旺季”。能够支撑铜价的重大理由,可能将是因流动性紧缺而增长的融资铜需求。但就年后铜下游的需求形势来看,未来三个月铜仍难以走出一波较强的单边行情。

另外,由于美元整体将维持箱体震荡,对油价影响相对偏多,不过从目前原油市场自身供需情况来看,2月末欧美市场进入阶段性淡季,1月末至2月中旬因低温引发的取暖消费增长近期也将回落,这将对油市产生较大压力,同期原油供应稳步增长。

另外,沙特3月出口量将有较大幅度提升,同期伊朗和利比亚产量维持较高水平,这些都将对油价造成压力。因此,中证期货研究部原油分析师刘建认为,油价短期将高位震荡,纽约、伦敦两地市场将分别在100~102美元以及108~110美元之间窄幅波动,随后在2月末有望出现回落,对大宗商品将产生一定下行拖累,但整体力度有限。投资机会方面,可以考虑做空原油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