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猛于虎 巴西雷亚尔计划“降龙”之道

06-15
作者 :
姬光镑

在巴西最大的城市圣保罗,人们的消费习惯正在不断改变。

在高通胀的压力下,圣保罗各类日用品及农产品价格都在不断上涨,最明显的当属土豆和西红柿的价格。仅今年四月,土豆价格就上涨了43%,番茄上涨了29%。与此同时,运输成本也上涨明显。每天醒来,人们都会发现,以前熟悉的食物价格又上涨了一些,这让原本在巴西收入水平已较高的圣保罗居民也叫苦不迭。

许多人开玩笑称,现在比富的标准都是用西红柿。在超市,经常能看到对着不断更换价签的西红柿叹气的家庭主妇。更多的人也开始倾向于去距离市中心较远的大型超市或菜市场购买更加便宜的蔬菜食品,节日礼物的预算也在不断降低。

在高通胀的同时,却没有看到人们工资的上涨。

圣保罗的出租车司机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打趣称,出租车是巴西所有交通工具里涨价最慢的,当所有东西的物价都在飞涨的时候,不变的永远是出租车乘坐价格和出租车司机的工资。

而圣保罗,只是巴西高通胀的一个小缩影。

高通胀制约

通胀问题一直困扰着巴西,该国央行的统计数据记载着巴西这几十年间所面临的通胀压力。

相对于巴西央行所制定的目标通胀率,实际通胀率总是在跟巴西人开玩笑。在最严重的2002年,实际通胀率曾一度达到12.53%,远远超过央行当年所制定的3.5%的通胀目标。而在过去6年中,未超过4.5%目标通胀率的仅有2009年。根据巴西央行近日的预测,2014年实际通胀率甚或高达6.5%。

作为拉美最大的经济体,巴西约占整个拉美GDP的40%。然而近三年来,其GDP增长却一直未能超过3%。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所长吴洪英看来,若不能有效控制通胀,巴西经济业绩将大打折扣。此外,国际经济环境仍未根本改善,美国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导致国际资本“逃离”巴西,再加上作为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的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减少对巴西原材料进口,使得巴西经济进一步放缓。

巴西央行给出的月度数据显示,在导致巴西通胀的各种因素中,食品、医疗、教育和个人消费占到相当大的一部分,食品类商品的平均通胀率甚至达到了20%至30%,而房屋、交通和衣物消费品等则受通胀影响较小,多在2%到5%之间。

在巴西,最好的教育和医疗一直是有钱人所享有的特权。由于基础教育实力薄弱,想要考取到好的大学,就要通过购买日益昂贵的考试资料或聘请家教等方式提升成绩,而后进入享受政府扶持的公立大学读书,一般或贫苦家庭若想获得大学教育就只能选择价格昂贵但教育质量差的私立大学。但随着雷亚尔的不断“缩水”,这只能让这些一般家庭雪上加霜。

“教育改变未来”,而辍学则只能使这种家庭的轨迹再次陷入循环。在巴西,受高通胀影响最大的往往是穷人和中产阶级。

除此之外,高企的通胀率也对巴西的企业造成了严重影响。

巴西著名企业家、Grupo Bom Futuro总裁Eraí M。 Scheffer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指出,“企业家往往不敢使用本国货币雷亚尔作为结算单位,而纷纷选择使用美元等世界通用货币结算,以增加交易的稳定性。但并不是所有行业都使用美元,比如农业。对于收入本身就不高的农民来说,要让他们使用美元交易很难,所以与农民打交道的企业还是会经常感受到雷亚尔贬值所带来的压力。”

相比巴西,不远处的委内瑞拉、阿根廷等国情况也并不乐观。

法新社报道称,委内瑞拉2013年通货膨胀率高达56%,是2012年的2倍多,创下美洲国家最高纪录。而委内瑞拉政府预计,2014年该国的经济增长率约为4%,通货膨胀率有望降至26%至28%,但这一数据相较其他国家依旧很高。

在过去一年中,委内瑞拉食品价格的涨幅已超过了70%。委内瑞拉经济主要依靠石油生产和出口,农牧业和制造业非常落后,包括食品在内的许多基本物资都依赖进口。据委内瑞拉政府统计,去年该国市场供应短缺率约为22%。在此情况下,商家还乘机囤积货物抬高物价,从而导致物价的进一步上涨。此外,由于外汇供应不足,委内瑞拉美元黑市汇率也急剧上涨。

在阿根廷,人们早已对通货膨胀见惯不怪。作为阿根廷经济支柱的农业,也因为一系列政府的不当政策而受到抑制,阿根廷餐馆中甚至一包番茄酱都变得弥足珍贵,小麦、牛肉的出口骤减,再也换不来大量的美元,令已经缩减至7年来新低的外汇储备雪上加霜。

通胀之虎如何驯服

为了应对通胀,拉美各国政府纷纷采取措施,力图稳定国内的政治环境并维持经济的发展。

巴西前总统费尔南多・卡多佐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他所面对的最大敌人之一是1993年出任巴西总统前那高达2500%的通货膨胀。随后,为了应对超级通胀,时任巴西财政部长的卡多佐制定了著名的“雷亚尔计划(Plano Real)”,促成了新货币雷亚尔(葡语中含有“皇帝”和“真实”的含义,欲增强居民的信心)的诞生以稳定与美元的汇率,并通过大幅削减政府预算、建立“社会应急基金”以消除通货膨胀的根源。

当年的雷亚尔计划很快奏效,在雷亚尔的发行月,巴西的通胀率跌至了2%,而前两个月的通胀率还高达45%。

近年来,现任总统罗塞夫也为治理巴西做了很多努力,其方式主要为上调利率和进行外汇干预。

在过去一年中,罗塞夫政府曾八次上调基准利率,根据巴西央行的预计,至2014年年底,基准利率或将达到11%。但是,连续加息却使得巴西经济复苏面临更大的压力,贸易赤字、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等问题愈发突出。在去年前八个月里,巴西雷亚尔贬值已超15%,并跌至近五年来最低点。

为挽回雷亚尔颓势,巴西央行在去年8月曾宣布投入巨额外汇储备干预市场,拟在年底前向外汇市场注入至少600亿美元,以外汇互换拍卖和抛售美元回购巴西雷亚尔的方式提供对冲和流动性。随后雷亚尔逆转此前跌势一路走高,逐渐好转。巴西央行表示,准备将外汇干预计划延长至今年的6月30日。

委内瑞拉政府也在汇率上打了主意。

严格的货币管制是造成委内瑞拉高通胀的主要原因。对此,委内瑞拉政府今年初便宣布开始施行汇率的双轨制度,对于重要生活必需品如药物及食物施行固定汇率制,汇率为6.3玻利瓦尔币兑换1美元;而对某些投资、汇款、旅行津贴及机票等用途施行浮动汇率制,以当日汇率兑换1美元。

此外,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还继续推行了新的公司定价政策,即公司产品定价不得高于公司产品利润的30%。任何人不得囤积商品和定价过高,否则将会判“扰乱市场稳定” 罪而面临严重的刑罚。

阿根廷政府也从年初就开始采取紧缩性财政和货币政策应对高通胀,包括提高基准利率、削减物价补贴等。从政策干预效果看,通胀情况开始好转,但经济增速开始踩刹车。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还推出了若干社会福利新政策,包括为贫困家庭每年增加150亿比索(约18.6亿美元)的儿童津贴。卡鲁加蒂称,这表明政府正试图通过为经济注入资金来带动民众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