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在美建厂成本比国内低:工业用电一度0.38元

06-15
作者 :
卢挲菠

“投资美国”这本账

亚拉巴马州,这个电影《阿甘正传》中主人公阿甘的故乡,是美国有名的贫困州,该州居民的家庭收入全美最低、失业率全美最高。而一家中国企业美国分厂的投产,结束了该州几个县市近半个世纪以来没有新建一家制造工厂的尴尬历史。

这家总部位于河南新乡的中国企业是金龙精密铜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龙集团”)。该企业5月28日宣布,其投资的一个1亿美元的精密铜管项目,已经在美国亚拉巴马州竣工投产。

自从1967年以来,金龙集团美国分厂所在的亚拉巴马州威尔科克斯县就没有新建过一家像样的制造工厂,当地部分工人失业一年多都还没有找到新的工作。

而金龙集团的建厂,不仅是把威尔科克斯县从“农业社会”带进了“工业社会”,也是现任州长上任后的第一个招商引资项目。

但金龙集团海外建厂的背后,则是中国作为传统制造业大国的成本优势正在日益减弱。

金龙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李长杰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龙集团选择到美国投资的真正原因是,正在重拾制造业的美国政府,开始日益加大推出面向制造产业的优惠政策,这最终吸引了包括金龙集团在内的一批全球性制造企业的入驻。

美国建厂背后

金龙集团美国分厂是该企业在海外所建的第二家分厂,其第一家海外分厂位于墨西哥,该厂已于2009年投产。

位于美国的分厂是2010年开始筹建的,其筹建背景是,当时中国和墨西哥生产的精密铜管正遭受来自美国的反倾销困扰。2010年9月27日,美国商务部曾作出终裁,对进口自中国和墨西哥的无缝精炼铜管分别征收11.25%~60.85%以及24.89%~31.43%的反倾销税。

作为全球最大的铜管生产商,金龙集团每年铜管的销量达到近50万吨,占据了全球铜管销量的三分之一,而在美国,其铜管的年销量仅有6万吨。

为了摆脱这种被动局面,包括李长杰在内的金龙集团高管们,开始审视在美国建厂的可能性。

在美国市场上,金龙集团的最大代理商为美国Wolverine公司,这家建于1912年的企业,曾是美国最大的精密铜管生产企业,也曾是金龙集团在北美市场的最大竞争对手。但由于经营不善、生产成本过高造成连年亏损,最终,这家生产性企业转型成为一家贸易公司,成为金龙集团在北美市场的总代理商。

金龙集团的美国代理商以及大金、约克空调等战略伙伴们的支持,让金龙集团在美国建厂具备了可操作性。

“其实,美国政府的招商也是看企业的,市场需要谁、制造业需要谁,政府就展现出热情。”李长杰说,亚拉巴马州之所以看重金龙集团的投资,其实是看重金龙背后的制冷产业链条。

作为全球最大的商用空调生产企业,大金美国工厂的生产基地和大本营都位于休斯敦。亚拉巴马州希望,未来大金在扩大再生产时,能够到亚拉巴马州建厂,最终在该州建成制冷产业基地。

亚拉巴马州为了吸引金龙集团落户,不仅促成了该州议会参议院通过“亚拉巴马关税补贴法案”,还先后筹资500万美元建设了一座高压变电站,同时还筹资400多万美元为金龙集团建成了一条专用道路和一座铁路大桥。

根据“亚拉巴马关税补贴法案”,外资企业只要对该州直接投资超过1亿美元、创造就业岗位超过100个,便可获得州政府相应税收减免。同时,还可获得最高2000万美元的政府补贴。李长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美国分厂已经先后获得1500多万美元财政补贴。

中美建厂成本

李长杰调研发现,作为全球最发达的国家,在美国建厂的很多成本甚至比国内还要低。

以工业用电为例,包括墨西哥、美国在内的美洲国家的电费折合人民币0.38元/度,而在中国,每度工业用电的价格则在0.67元以上。按照金龙集团新乡分厂的每月电费1000万元计算,仅此一项,每年便可节省5194万元。

“油料的成本也比中国低。”李长杰说,在美国,包括润滑油、各种汽油、柴油等在内的油料成本,都要比中国便宜一些,每吨基本上要比国内便宜五分之一。其他诸如天然气、土地、企业赋税等,要么比中国便宜要么持平。

唯一一项高出国内的成本便是工人工资。李长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在新乡,金龙集团的一线工人的月薪为人民币3000多元;而在美国,一线工人的月薪则为3000美元以上,相当于国内工人的6倍。

“综合来看,各项成本有高有低,但统算下来还是很合算的。”李长杰说,未来的金龙集团美国分厂将会通过改进生产线来减少用工,实现降支。即使未来整个工厂的三期工程全部完工,所聘用工人应该也不会超过500人。

但即便如此,工厂所在地的亚拉巴马州官员们已经十分兴奋了。毕竟,对于这片制造业萧条多年的区域而言,包括金龙集团在内的一些制造企业的入驻,直接带动了当地就业率的提升。

反思海外投资

金龙集团墨西哥分厂是2009年10月建成投产的,当时,为了保证这个项目能够顺利投资,李长杰不仅任命北美总代理Wolverine公司董事长为咨询委员会主席,还聘请了墨西哥的一家大型咨询公司组成调研团队,前后奔赴墨西哥多个州市进行实地调查,最后才选定该国科阿韦拉州作为项目建设基地。

整个调查过程中,调研团队甚至连未来中国与墨西哥如果发生贸易摩擦时该如何应对以及如何实现合理避税都充分考虑到。但即便如此,意想不到的困难还是出现了。

首先出现的便是工人管理难题。美国分厂的工人,全部是由当地政府负责招聘,然后再由政府出资培训合格后才送往工厂的,而且,招聘的大部分人都是技校毕业生,有技术基础;而在墨西哥,不仅所有工人需要企业自己招聘、培训,甚至发放工资的周期也不是按月发放,而是每周五发放。“星期五发放工资后,个别的员工突然下个星期就不再来了。”这让金龙集团的高管们非常懊恼。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当地的工人多少年来一直都是这样的工作习惯,我们一个工厂,无法改变一个国家的习惯。”李长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由于墨西哥工人的自由度过大,对公司的正常生产计划以及高标准生产都造成了很多困难。

墨西哥分厂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则是,当地贩毒集团非常猖獗,造成当地治安较差。甚至还有一些持有武器的黑帮,将打劫的目光盯向装满铜管的卡车。按照每吨8000元人民币的价格计算,一卡车铜管的价值就是上百万元。“从投产到现在,我们的车辆先后被抢了7次,连当地的保险公司都不愿给我们承保了。”李长杰对本报记者说。

谈起正在兴起的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热潮,李长杰建议,企业不能因为政府鼓励就盲目走出去,首先应该考虑的还是企业走出去后,能否在当地实现本土化、有钱赚,能否跟当地经济融为一体;第二,评估自身的经济能量与投资能力,毕竟,在外投资是很花钱的;第三,必须加强对当地的社会、人文、法律等环境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