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协强势遭矿山反击 全民被迫为矿石谈判买单

06-16
作者 :
韶药

  全民被迫为矿石谈判买单

  本报记者 陶盈舟 北京报道

  从强势要求40%的降幅,到闪电出面辟谣谈判暂停的消息,中国钢协在这场旷日持久的铁矿石谈判中至今仍显得异常积极。

  “中国作为‘两拓’最大的客户,钢协非常希望能够借今年的铁矿石谈判争取更多的话语权,为钢铁行业争取最大的利益。”一位钢铁行业内的分析人士私下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只不过屡屡错失的机会让钢协面对不断高涨的铁矿石现货市场和持续走高的钢价,显得过于“理想主义”。

  实际上在目前的形势下,业内的声音纷纷指出,中国钢协已经失去了谈判的优势和筹码,最终的结果恐怕依然还是以中方的让步而告终。

  “其实不论是目前现货价格高于长协价的情况,还是最终的价格降幅的多少,对于中国的老百姓来说,这场铁矿石拉锯战所付出的所有成本最终还是他们买单。”上述人士一针见血地称,作为推动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行业,铁矿石涨价带来的钢材攀升无疑将带动一系列行业的价格变动,从房地产、汽车到日用品、家电,几乎所有的基础行业都将因铁矿石涨价而受到价格的影响,“等于说谈判拖得越久,老百姓需要买单的就越多。”

   中钢协错判行业走势

   全民被迫买单铁矿石之争

  根据工信部4日发布的数据,7月国内铁矿石的进口量同比增长了35%,创下今年的最大增幅,而今年上半年铁矿石的进口量则达到了29721.51万吨,增长达29.3%。“在全球经济回暖和矿产资产不断上涨的预期下,包括铁矿石在内的钢铁行业价格上涨已经毫无悬念,继续坚持的40%底线,实际上已经成了一种‘摆设’。”上述人士无奈地表示。

  而在不少钢铁行业的分析师看来,铁矿石从年初的低迷境遇迅速转到目前的涨势完全可以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

  “谁都没有想到螺纹钢在期货市场上的价格能卖到4700元一吨。”民族证券行业分析师罗荣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显得很是感慨,年初的时候包括钢协在内都认为今年恐怕将成为钢铁企业最艰难的阶段,“没想到,几个月的时间市场就完全变了。”

  最新的数据显示,上海地区5.5mm普碳热卷目前已经涨至4250元/吨,较7月初上涨了近600元/吨,同期武钢1.0mm冷板则上涨850元/吨至5600元/吨,与此同时,期货市场上的螺纹钢近10天内的涨幅已经达到令人咋舌的24%。

  “涨幅快得惊人。”然而令罗荣晋惊讶的不止于此,早在今年年初,市场还普遍预计今年全年钢铁产量大约在4.6亿吨左右,而半年时间过去了,这个数字则变成了5.2亿-5.3亿吨。“国内多了六七千万吨的钢铁产量,你知道意味着什么?”罗荣晋反问记者,这意味着今年铁矿石将有1亿多吨的缺口。

  显然,与年初整个钢铁行业减产低迷的情况相比,如今钢铁行业已经走出了一波几乎相反的行情。“这不仅和中国钢协年初的预计几乎相反,而且也超出了我们的估计,说白了,就是对行业的走势犯了方向性的错误。”罗荣晋对此直言不讳。

  但在中国钢协看来,行情的逆转似乎并没能改变其强势的态度,坊间的消息显示,钢协对于铁矿石的降幅依然期待能够达到40%,“如果真的这样僵持下去,那么原本是为钢铁企业争取权益的铁矿石谈判很可能给企业带来更大的负担。”

  7月初,在中国钢协强势的态度下,铁矿石三巨头便联合选择了停止向中国钢企提供现货,而这也迅速导致了现货矿价格的快速飙升,按照工信部的数据,在海外矿山大量推销现货铁矿石的情况下,今年以来我国现货矿占到了进口总量的82.74%,而价格比起2008年的低点则增长了超过50%,目前澳洲粉矿的到岸价高达80美元/吨,已经超出了长协矿到岸价的76美元/吨。

  可以说,钢协与“两拓”的谈判拉锯战在一定程度上恰恰助涨了铁矿石的价格。“这就是说长协价一天定不下来,中国钢铁企业可能就要花更多的钱去买昂贵的现货矿。”而在资本市场上,除了螺纹钢等多种钢材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外,二级市场上钢铁股近期的表现也颇受瞩目,其中仅宝钢股份的股价便已经从6月中旬的6.3元/股飙升至最高的10.33元/股,涨幅高达64%,同期上证指数的涨幅只有不到24%。

  “如果说这些上市公司业绩最终因铁矿石涨价而出现变动,那么最终受到损失的还是众多的投资者。”

   屡失谈判良机

   几无悬念的价格博弈

  实际上,对于中国钢协来说,与必和必拓和力拓的这场拉锯战或许也并不是它希望看到的。

  因为按照中国钢铁协会的统计数据,2008年开始,全国钢铁企业的利润就开始出现下滑的态势,71户大中型钢铁企业的产能增加了25%,但实现利润仅有846亿元,比上年下降43%,15户企业亏损,而在过去的6年间,中国钢企仅因铁矿石价格上涨就多支出约 7000多亿元,相当于同期中国钢铁企业利润总和的1倍多。

  应该说,钢协原本的出发点是希望在这轮铁矿石谈判中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帮助中国钢铁企业在日本降价33%的基础上争取更大的降幅,“因为无论是进口的数量还是消费市场,中国都是铁矿石消费的最大客户,而这一点也正是我们在价格谈判中的优势和筹码。”

  然而,对于欠缺国际谈判技巧与经验的钢协来说,这样的优势却在拉锯战中消失殆尽。“先是错失了最佳的谈判机会,然后在局面发生变化以后不懂变通,直接导致了今天铁矿石谈判的僵局。”安邦集团分析师徐斌如是告诉记者。

  早在2008年9月,全球的钢铁行业便遭遇了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寒流,钢价大幅下滑了60%,铁矿石现货价格一度从180美元/吨下跌至60美元/吨,这对于每年从11月开始的长协矿谈判无疑是极为有利的因素,“此时中国要求的40%降幅恐怕并不过分。”

  但在时间的拉锯上,随着中国经济计划的刺激和钢铁行业的迅速回暖,从4月起,铁矿石价格便不断出现上涨,而当5月底力拓与日本新日铁公司达成降幅约为33%的“首发价”后,中国钢协要求的40%降幅“中国价”便显得与市场格格不入。与此同时,包括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在内的三大矿山又联合以现货形式将铁矿石倾销国内,市场开始被牢牢控制。

  “实际正是供需决定了今天铁矿石谈判的格局。”徐斌指出,钢协和矿山对于形势判断的不同直接导致了今年铁矿石谈判的拉锯战,只不过在徐斌看来,中国钢协已经丧失了自己的主动权,“在谈判中过于自信使得钢协从一开始就没能主导事态的发展和结果,最终失去了对局势的控制。”

  而另一个备受争议的是,中国钢协要求钢铁企业统一定价机制,采用全国统一价的方式,这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多少显得有些荒谬,“品质不同、产地不同、来源不同的材料,甚至包括运费都不同,如何能够统一定价呢?”而且对于宝钢这样的大型钢铁企业,与其他中小钢厂统一价格恐怕也并不现实。

news_keyword_pub,stock,sh600019